您所在位置:主页 > 上元会计 > 会计实操 >

上元会计—管理会计—再次亏损,美团的好日子

2021-11-27 17:58 adminSYJT
上元会计—管理会计—再次亏损,美团的好日子到头了?
美团是过去一年受反垄断影响最大的巨头之一。佣金费率问题、骑手社保问题……一系列棘手难题,将这家公司推向了监管的暴风眼。
从今年2月至今,短短半年时间,美团的股价最多时跌去了60%,市值蒸发超过1.5万亿港元。投资人担心,这家平台型互联网巨头,过去建立在规模之上的护城河,在新的监管环境下已经失效。
 
这份财报显得尤为关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正式对美团启动反垄断调查,是在今年4月,这份财报正好覆盖了该季度。
 
从财报数据来看,总体上,美团依然发展迅猛。二季度的营收金额、年度交易用户数量、商家数量、外卖订单量和交易额、酒店间夜量等核心数据,全部都创下历史新高。尤其是在用户数方面,二季度新增5910万,这是过去四年从来没有过的增速。
 
但是,亏损金额也很惊人。二季度美团经调整净亏损22亿元,这是去年四季度以来,连续第三个季度亏损。2019年二季度首次扭亏为盈、然后连续盈利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
 
监管的靴子还未落地。美团在财报中称,公司于现阶段无法预测相关调查的情况或结果,可能会被要求改变其商业惯例或被处以高额罚款。
 
美团能顺利熬过这一波监管风暴吗?
 
 
1.增收不增利,美团再次亏损
 
 
从收入情况来看,美团二季度的业绩还是能打的。
 
二季度,美团实现总收入438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77%,其中外卖、酒旅、新业务的收入增速分别为59%、89%、114%。收入情况超过了市场预期。
 
但收入增长的同时,亏损幅度在扩大。这是美团自2019年开始盈利后,首次出现连续三个季度亏损的情况。
 
二季度,美团经调整净亏损22亿元,加上一季度的39亿元,以及去年四季度的14亿元,三个季度合计亏掉了75亿元。
 
经营层面的亏损额度要更大一些。二季度经营亏损33亿元,三个季度合计经营亏损109亿元。
 
亏损扩大的原因,并非经营不善,而是新业务扩张所致。二季度,美团新业务经营亏损92亿元。去年下半年,美团正式启动美团优选的社区零售业务,在山东小范围试点后,迅速推广到全国。去年底,美团优选覆盖了全国2000多个市镇,今年3月底增加到2600个,基本完成了全国覆盖。
 
相比之下,美团的外卖餐饮和到店酒旅业务非常稳健。
 
二季度,美团外卖的订单量达到35.4亿笔,比去年同期增长59%,外卖客单价维持在49元的高位,这带动美团外卖交易金额达到创纪录的1736亿元。
 
另外,美团外卖二季度在经营层面其实是盈利的,实现经营利润24亿元,比去年几乎翻倍了。最值得关注的是美团外卖的经营利润率,二季度达到10.6%,创下历史新高,而过去各季度的平均水平是在4%上下波动。
 
这说明,即便是在反垄断、打击二选一的背景下,过去占据优势地位的美团外卖,并未受到太大影响。相反,美团外卖的经营效率反而提升了。
 
到店和酒旅业务过去一直是美团的现金牛。二季度,美团的国内酒店间夜量达到创纪录的1.41亿,这块业务为美团贡献了37亿元的经营利润,为三大业务板块中最高。
 
美团在下沉市场的到店、酒店预订方面有非常强的优势,过去几年,美团开始调动资源攻打高星酒店市场,在这方面做了大量投资,直接打进了携程的大本营。这不仅为美团带来新的增量,也优化了美团酒旅业务的利润结构。
 
在用户量方面,美团再次回到了单月新增5000万人次的量级。今年一季度和二季度,美团分别新增年度交易用户5870万和5910万,今年上半年合计新增超过1亿用户,这让美团在今年6月底用户总量突破6亿大关。商家方面,美团年度活跃商家数量在二季度达到770万,也是历史最高。
 
综合来看,不考虑反垄断因素的话,美团的二季度业绩相当能打。外卖和到店酒旅业务作为基本盘稳中有升,新业务正在快速扩张打开新的增长空间,虽然短期亏损,但长期发展方向很明朗。
 
资本市场已经迅速做出了反应。美团财报发布后两个交易日,美团股价反弹11%。
 
 
2.监管重压会改变美团的基本面吗?
 
 
对于当下的美团而言,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在于监管的力度和进度。美团需要在追求商业效益最大化的同时,兼顾共同富裕,平衡好商家、骑手、用户等多方关系。
在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美团创始人王兴表示,共同富裕,其实是深深植根于美团基因中的。虽然已经被各种段子模糊了其本意,但是积极的态度在不确定的环境中,总是一个好的开始。
 
过去,外界对美团的质疑,主要集中在两端,一端是商家的佣金费率问题,另一端是骑手的待遇保障问题。过去的两个季度,是美团接受监管部门要求进行整改,不断完善自身系统和机制的过程。
 
二季度财报透露了一些这方面的信号。
 
一个值得关注的数据是,美团外卖的变现率,在二季度降至13.3%,处于过去三年来相对较低的位置。同时,美团外卖的佣金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从去年的51%,降至今年一季度的49.6%,二季度进一步降至46.5%。
 
而在公司整体层面,佣金收入在美团总收入中的占比,从三年前的80%,降至如今的61.5%。
 
这说明,佣金不再是美团唯一重要的创收来源,美团没有将变现的主要方式放在提高佣金费率上。
 
今年5月开始,美团进行外卖费率透明化改革,平台调整配送规则,将平台服务费(过去的“佣金”)细分为技术服务费和履约服务费两部分。除此之外,美团外卖将原来的履约服务费细化为距离、价格、时段三个部分,并且根据距离的远近和价格的高低收费。费率调整后,商户配送3公里内的外卖需支付的给外卖平台的佣金更少,那些深夜凌晨、低客单价、远距离的订单,平台服务费可能会增加。
 
费率透明化和佣金阶梯化,让商家在选择配送服务时更加有据可循。
 
美团外卖的配送分为1P模式(平台负责配送)和3P模式(商家自己负责配送),1P模式占到了美团外卖订单量的66.7%。要支撑这个模式正常运转,美团建立起了数量庞大的骑手队伍。2021年上半年,美团平台上日活骑手超百万。
 
骑手相关支出一直是美团的最大成本来源。去年,美团骑手开支是487亿元,在总费用中占到四成。这项费用一直在上升,今年二季度,美团的骑手成本增至155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53%。
 
美团作为平台方,其困境在于,一方面要保障配送服务的高效准时,另一方面要保障好骑手的合法权益。而骑手的权益保障问题,是当下监管部门关注的焦点。
 
7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等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核心提出三点:一是骑手的工资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二是不得将“最严算法”作为考核要求;三是平台及第三方合作单位要为骑手缴纳社会保险。
 
外界比较关注骑手的社会保险问题,二级市场投资人的担忧在于,如果美团给所有骑手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这项费用可能会压垮平台。在国外市场,Uber、Deliveroo等平台因无法承担高额的运营成本或退出市场、或解雇员工,大量骑手和司机陷入失业危机。因此,包括监管部门在内的多方都在研究更符合这部分劳动群体特征和群体利益的社会保障方式。
 
近日,人社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引入了“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表述,由此有了“劳动三分法”的说法。这意味着外卖骑手权益保障或许不会“一刀切”,而是采取分类监管的方法,这为骑手的权益保障问题提供一个新的解题思路。
 
“我们组织了相关的工作人员,对于公司的经营进行了深入的自查自纠。目前我们已经找到了存在的一些问题,并且进行了整改。还有一些其他的问题正在处理当中。”王兴说。
 
长远来看,虽然美团在外卖骑手福利方面的支出会增加,但这也会让外卖骑手的留存率更高,对于外卖行业的长期发展有促进作用。
 
 
3.疯狂投资科技,美团在想什么?
 
 
过去美团有一些标签,比如战略方向明确、执行力超强、非常接地气等,公司的业务跟普通人的吃喝玩乐相关,干的都是苦活累活。王兴虽是纯正的理工科出身,美团的科技色彩却并不突出。
 
但是过去两年,美团悄悄在科技领域做了很多布局。
 
最近的一次事件是7月8日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美团在会上发布了自研的无人机。这个无人机不是用来拍摄和娱乐的,而是用来送外卖的。
 
美团自2017年启动无人机配送项目,目前已经初步完成了自主飞行无人机、自动化机场及无人机调度系统的研发工作。美团财报显示,二季度研发支出达39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3.76亿元同比增长64%。
 
根据美团方面的说法,美团计划5年内实现无人机大规模商用,以无人机为载体,打造一个3公里、15分钟送达的低空物流网络。由此看来,“人在家中坐,饭从天上来”的场景,在未来或能成为现实。
 
事实上,在疫情期间,美团已经在北京顺义区进行了无人机配送实验,并成功完成15000多个订单,还在深圳对美团无人机进行了空中配送测试,目前已经开始在部分地区投入使用。
 
除了无人机,无人车配送也是美团探索的一个方向。
 
去年初疫情爆发,美团自研的无人配送车在北京顺义上路参与配送,当时公开测试道路上行驶速度约为20公里/小时。这是美团无人配送车在室内、园区真实订单落地后,首次在公开道路进行实际订单配送。
 
今年4月,美团又发布了新一代自研L4级别自动驾驶无人配送车魔袋20,并在北京顺义正式落地运营,投入到美团的买菜服务配送中。
 
美团CFO陈少晖在财报电话会议中说,无人配送是美团现在正在大力投资的领域,一旦可以大规模的使用,将对美团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
 
当然,无论是无人机还是无人车配送,目前都还没有实现大规模商用落地。从当前的技术发展和实际落地情况来看,大范围铺开尚需时日。这是一个长期投资和研发的过程。
 
作为美团的战略投资人、第一大机构股东,腾讯在今年7月耗资约4亿美元增持美团股票。美团称这些资金将主要用于技术创新,包括无人车、无人机配送等前沿技术领域的研发。
 
技术自研是一方面,在对外投资上,美团也非常积极。
 
从去年开始,美团在无人车、自动驾驶、芯片等领域,加速投资了一大批科技公司。比如,去年7月投资室内配送机器人企业普渡科技,9月投资智能清洁机器人研发商高仙机器人,12月投资通用智能机器人公司非夕科技,这几笔投资金额都过亿。
 
今年以来,美团对前沿科技的投资速度继续加快。1月投资平台型机器人盈合机器人,2月投资自动驾驶初创公司毫末智行,4月投资工业机器人公司梅卡曼德,6月投资激光雷达制造商禾赛科技,8月连投三笔,分别是恩和生物、荣芯半导体、轻舟智航。除此之外,美团还是造车新势力理想汽车的第二大股东。
 
一手自研,一手投资,美团在科技领域的布局逐渐加深。以上这些项目基本集中在出行和先进制造行业,跟美团自研的无人配送有一定相关性。而随着技术和机器人的不断进步和发展,这将在未来帮助美团进一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也能为商业化带来更多可能性。
 
随着监管的加速推进,互联网行业的大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对于美团等互联网巨头来说,疯狂扩张告一段落,接下来的重点,除了继续夯实业绩,还要不断修炼内功、承担更多社会责任。

上一篇:上元会计—管理会计—水果切开卖,能切出下一

下一篇:管理会计—除了跳槽,会计还有4个更好的升值方

价值千元线下试听课 限时预约中